食味记》 最新章节: 番外四最好的事(04-06)      番外三省城过年(04-06)      番外二父母心(04-06)     

食味记358 话两人

  庆有和秀苗他们自打来了稻香园上工便难得有休息的时候每日里天光便要下门板夜深了还要收铺头一累就是一整日半点懒也躲不得待得终于盯着漫天星子回家往床边一坐浑身就似散了架哪哪儿都不得劲。⊥
  临离开省城的头一晚他们终于能踏踏实实地好生歇歇一觉睡到第二日辰初才醒迷迷瞪瞪转脸去看窗外天色心中陡然一惊一咕噜跳起来慌慌地洗漱了从各自房中冲出来咚咚咚地奔下楼。
  这时候花小麦已抱着兴桃与孟郁槐、孟老娘坐在桌边吃早饭周芸儿也已经拾掇利落了在汪展瑞的帮助下将沉重的家什搬上马车。
  “糟糕不赶趟了不赶趟了”
  庆有急吼吼地直跑到花小麦面前才刹住使劲儿跌足道“汪师傅你咋也不叫我一声儿回火刀村得走一整天呢我行李都还没归置齐全……呀都怨你昨夜里那样死命灌我我竟睡死过去了”
  “别慌。”花小麦小心喂一勺南瓜泥给兴桃抬眼笑道“这一向你们辛苦了我们做厨子的只管在灶上张罗便罢你们却得四处奔忙跑腿儿且得花不少力气。所以特意让你们多睡一会儿否则等回了村里就又不得闲了。”
  “哎”庆有一怔赧然挠挠头“这不算啥……”
  “你的行李一早汪师傅替你收拾利索了秀苗的也是一样芸儿帮着照应得妥妥当当你俩只管坐下安心吃饭完了上车就走。依我看今儿你们也别往铺子去了回家好生休息明日再去忙活不迟。”
  庆有和秀苗两个素来晓得他们这东家待人不薄。饶是如此听她这样讲心中仍旧颇有两分感念摸摸衣角应一声“是”。就哑了一般杵在那儿一声不出。
  “坐下啊。”
  花小麦便嘴角一翘“咱也不是头一回在一个桌上吃饭莫不是这会子同我讲起礼数来喏你俩明日回到铺子上记得跟谭师傅他们说这几天铺子上的买卖全赖他们撑着我晓得他们劳累了不两日我便回去到时安排他们轮换着回家歇一天也好透口气。”
  “行行。”两人脆生生地连连答应。从酗计手中接过热气腾腾的粥碗到底是心焦急着踏上归程居然也不怕烫囫囵吞枣似的一股儿脑喝下去。抓两块点心便往门外跑。
  花小麦将兴桃送到孟老娘怀中也跟了出去吩咐他们将东西再检查一遍莫要有遗漏眼看着汪展瑞和周芸儿也上了车车夫喝马前行便微笑扬声让他们路上小心。然后慢吞吞地回到客栈大堂中。
  孟老娘心心念念想去城里转见她进来了便等不得地扑上前一把攥住她高声道“我说你可真啰嗦趁着这会子还早日头不算毒。咱赶紧出门呀再耽搁下去外头又辣的你儿子哪经得起那样晒”
  那三间参加八珍会的食肆离开后东安客栈里又零星住进来两拨客人这会子也都在楼下吃早饭。孟老娘声音又敞亮。表情又凶恶竟是他们从未曾见识过的脸上不由自主地露出惊异之色纷纷往这边探头探脑地张望。
  花小麦是跟孟老娘闹腾惯了的还不觉得怎样孟郁槐却是很有点发窘又不好上前提醒便唯有一个劲儿地给媳妇使眼色。
  “娘——”
  花小麦领会他意图憋着笑将孟老娘往旁边拽了拽压低喉咙道“昨日咱们不是商量好了今儿专门上街买东西使钱吗您瞧瞧眼下是什么时辰好些铺子这时候还未开门哩咱现下就闷着头往外跑只能看看人家的门板不照旧白给日头晃得头昏”
  孟老娘晓得自己是性急了嘴上却不肯认嘟嘟囔囔两句寻个由头抱着兴桃躲去一旁。
  花小麦抬头朝孟郁槐挤挤眼安心坐回桌旁把剩下的半碗粥吃尽又格外拣两样小菜来尝滋味填饱肚皮方才不紧不慢地上楼收拾准备不提。
  ……
  耽搁了约莫有一炷香的时间一家四口终于齐整整地出了客栈大门。
  说来省城就是有这样好处那一种繁华热闹是别的任何地方都无法相比的。
  各式各样的商铺已纷纷开了门街道两旁小商小贩也已忙忙叨叨将摊子支了起来大到穿用摆设小到玩意儿首饰卖甚么的都有扯起调门来吆喝一声比一声响亮直往人耳朵里钻。
  夏末空气里添了一丝潮乎乎的水汽黏糊糊地敷在腮畔颈边再被明晃晃的太阳一晒委实很不舒坦。可就算如此街上往来行人却依旧多得不可计数将各个摊档挤得水泄不通伸长了脖子去看各样物事间或与身边人议论一番品评个两句。
  孟老娘前两天已和周芸儿一同来街上逛了逛却因顾忌兴桃怕晒坏了他只是走马观花而已。今日铁了心要好好儿将省城转一个遍出了门便立时觉得眼睛都不够使了看什么都新鲜东边瞧瞧西边望望就连孟郁槐同她说话竟也是充耳不闻全副心思都搁在了别处。
  干货铺里置办了不少海货绸缎庄中也挑了好几匹鲜亮尺头平日里舍不得去的金铺因经不起花小麦怂恿孟老娘此番也是咬着牙闯了进去左顾右盼挑了一只花式简单、黄澄澄的金镯满嘴里唠叨这样“太费钱”实则却是压根儿不舍得放下来。
  “咱不是那起大富大贵的人家平日里用不着见甚么人金器金首饰置办得太多除了招贼惦记没旁的好处。可再怎么您手里也该有两样不是您儿子给买的说出去您腰板儿也直啊”
  花小麦瞧出她是真喜欢愈发一个劲儿在旁鼓动费尽了唾沫星子。总算是哄得孟老娘下定决心将那金镯拿帕子里三层外三层地裹严实贴身藏好欢天喜地出了店门。
  说来这孟老娘。闹腾着要逛个够本的是她不多时便满嘴喊累的也同样是她。也不知是觉得今日花了太多钱心疼还是真个觉得疲乏一家四口只在城中转悠了不到一个时辰她便百般嚷嚷着吃不消要回客栈去。
  “太晒兴桃也受不了你俩若是还想玩自管玩去我领着娃娃先回去歇凉。”
  满载而归。令她那素来凶神恶煞的脸笑得如花一般灿烂“恍惚记得小麦说晚上不在客栈吃咱去哪儿”
  昨天黄昏时韩风至打发人送来了帖子邀花小麦和孟郁槐去他的碧月轩吃饭。美其名曰“你虽赢了我本公子却不记仇照旧好酒好菜地招呼”。
  花小麦佩服他这人磊落自然不会拂了他的好意便将孟老娘送回东安客栈与她说定下晌申时中。再回来接她。
  “只剩咱俩了去哪儿好”
  立在客栈门外花小麦抬眼冲孟某人一笑“娘累了我可还没玩够你别想着糊弄我。”
  孟郁槐也跟着笑了“你若是不怕晒我带你去个地方。”
  “该不会又想把我往山上带吧”
  花小麦忙不迭地斜了斜眼“孟镖头。我好歹是你媳妇货真价实如假包换你老是想把我往那不花钱的地方领这如何使得惹急了我我也选个大金镯子去。让你好好儿出回血”
  孟郁槐实在很想凿她个爆栗笑不可仰道“你要镯子咱几时都能买但今儿可是好不容易你我二人才能单独相处个一时半刻那地方你若不去过了这村儿可就没这店了。”
  ……
  原来这桐安城虽没靠着河海城郊却有一片大湖因绿树成荫景致不错春秋两季有许多城里人极爱在湖心荡舟。只因现下天气太热湖中更是无半点遮挡物晒得人实在难受才甚少有人往那边去。
  孟郁槐领着花小麦一径去了湖边便见得岸上的三五撑船人都盖着斗笠打盹儿湖水给阳光映得波光粼粼煞是好看水面上却是空荡荡的连个船影子都不见。
  “稻香园刚盖好的时候晚上你与我两个去鱼塘边你便想去划船玩儿只因你那时候怀着兴桃怕不安全我才没答应。后来园子里客人多了我猜逢你这做东家的十有也不好意思跟客人抢——方才你问我预备领你去哪里我也是一时兴起想到这儿。你若不怕晒成黑炭咱俩便划去湖心”
  大日头底下划船也是亏他想得出来然而花小麦却觉心甜得很仰头道“原来这事儿你也记得”又道“只要你不嫌我黑我怕什么”便拖着他往湖岸上跑。
  孟郁槐走镖时常行水路虽不十分精通水性但划条小船却还不在话下。两人也不要那撑船人动手自个儿轻轻松松便将那青篷小舟荡去湖心。
  这湖上看起来晒其实真个下了水却还不觉得十分难受。头顶太阳固然是猛但湖面时不时会飘过一缕小风凉浸浸的覆在脸上倒也舒服加之四下里又无人安宁静谧很是惬意。
  花小麦藏在那青篷子底下只探个脑袋出来笑不哧哧地瞄孟郁槐一眼“从前我不晓得你有这么多花花肠儿哎上回领我上山这次又带我下湖专往没人的去处钻——再下次你又预备把我引到甚么地方”
  孟郁槐道一声“胡闹”也不答她的话反问道“你也晓得我记性好那日你同我说回了家要好生谢我来着可你却还没告诉我要谢什么怎么谢现在可能说了”
  “这怎么谢嘛自然不能告诉你否则哪有惊喜可言”
  花小麦从那篷子下窜出来大大咧咧坐在他身侧抿唇一笑“至于谢什么你想听我就说你媳妇我是出了名的脸皮厚难不成还会害羞”
  啊咧书页面打不开了看不到是哪些同学打赏和投票明天一并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