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味记》 最新章节: 番外四最好的事(04-06)      番外三省城过年(04-06)      番外二父母心(04-06)     

食味记351 话刁钻

  花影池畔此刻已是人山人海。
  临时搭建的厨棚比往年密实得多相邻两个棚子只隔四五尺的距离中间又没甚遮挡物只勉强塞了两盆花草做装饰那木板壁又薄在自家棚子里说话若嗓门大一点隔壁定然能听得一清二楚。
  想来是厨棚里闷热得紧许多人都站在外头多半是男人也零星有几个女子三三两两地说话嗡嗡隆隆搅得池畔愈加喧嚣。
  庆有昨日来过一遭不用花小麦吩咐抢在最前头带路伸手一指扯着喉咙道“东家快些咱稻香园的厨棚就在那里!”
  花小麦给日头晒得有点晕乎乎用手遮在额头上冲他笑笑一路随着他去到东南方四下里一眼扫过。
  还好附近都是陌生面孔厨棚门口的牌子上写的食肆名也从未听过十有同她一样都是从外地赶来省城的。
  临近池心亭的地方辟出来一块空地正中央是一张案桌供着灶王爷左右则是数张长桌食材堆成小山。
  萝卜木耳山移精鲜荔桃儿面筋黄花。
  更不用说还有那本地少见的山珍海错拿荷叶裹了浸在冰桶里沾上水珠被太阳一耀便是星星点点的光。
  那名叫秀苗的女伙计连连咋舌只觉眼睛都不够使了目瞪口呆地对花小麦道“东家这八珍会可真舍得下本钱食材不说单是置办那些个冰就得花不少钱呢!”
  “每间酒楼都交了二十两银这还不是羊毛出在羊身上”
  庆有揩着汗在旁接口“东家我说的对不”
  花小麦回身冲他两个笑笑往旁边让了让先令他们把一应家什都搬入棚内然后转身望向孟郁槐。
  “这八珍会今年要办两天呢。花影池畔太热要么你先回客栈去横竖你在这里也是闲着省得你无聊。”
  孟郁槐也笑了“只许你去镖局里凑热闹便不让我在这里瞧瞧新鲜有我在这里。你只管专心做菜罢了。”
  花小麦晓得他是担心有那心术不正者前来坏事也就没再坚持点点头与他一同掀开毡毯进了棚内。
  池心亭里五位评判相继抵达薛老头背着手目光从池畔的各个厨棚一一掠过胸臆中忽然就腾起一股志得意满的情绪来。
  他活了这么大岁数连一瓮饭也蒸不好向来只管吃。而这桐安府中能让他大饱口福的酒楼食肆还多得很呐!
  “薛老咱们这就开始”
  旁边一个年轻点的评判恭敬询问。
  薛老头呵呵一笑捋捋长髯。颔首道“好咱们先拜过灶王爷然后就开始吧。”
  这话语气温和然听上去却更像是吩咐立刻便有三两待命的小厮跑出亭外奔走相告。
  拜灶王爷凡是厨子都得参与。池畔登时愈加喧嚷众人潮水一般向摆放着案桌的空地上涌去。
  花小麦自然也得着消息回身看孟郁槐一眼意在让他放心将庆有和秀苗留下来看守东西然后便与汪展瑞和周芸儿一道。也走了出来。
  诡着灶王爷的案桌前已站了许多人不管熟不熟都笑容满面地招呼寒暄冷不丁侧身瞧见个年轻小妇人赶来都不免一个愣怔。
  “这便是……那稻香园的东家”
  “唔。听说是个女子与汪同鹤的渊源颇深……”
  “她若真是汪老爷子的徒弟得了真传的那咱们今日……”
  “罢了不过是个女子纵有汪同鹤指点一二又哪能当真我瞧她身后那人倒似有两份本事。”
  花小麦只当是没听到这嘤嘤嗡嗡的议论随便找了个地方站定朝周围随便一张望没看见宋静溪却偏巧与人丛中的韩风至目光对上。
  她当即便露出个笑容来与他点了点头。
  却不想那韩风至却是立刻挪开目光神色肃然地望向立于空地中央的薛老头。
  这是在告诉她来了这八珍会的场子便没有朋友可讲必然要真刀真枪的比试
  花小麦心下了然也不在意转回头来给了身边因紧张激动而瑟瑟发抖的周芸儿安抚一瞥。
  很快上香拜过灶王爷主办者中便有一人越众而出朗声道“各位搁下生意赏光来八珍会在此先行谢过。想必大家已知晓今年的八珍会要举办两天今日上午下午各一场明日则是最终的决胜局现下我便将本次行的规矩与大伙儿说一说。”
  他说到这里微顿见底下的人皆眼巴巴望着他便淡淡一笑“本次拨冗前来共襄盛举的酒楼一共三十六家今日上午的头一场将淘汰二十家下午则淘汰十家明日上午将由最终的六家食肆决出最终胜者。每场一道菜所用食材由薛老抽出各位大厨只可额外添加一种自带的食材酱料、香料亦是主办方提供大伙儿可任意取用若有违规者当场剥夺资格。”
  底下又是一阵议论那薛老头便一脸和善地走出来接过旁边小厮递来的陶罐从里面数十个纸卷中抽出来一卷缓缓展开。
  “梭子蟹、松菌、橙、鹿肉。”
  他将那纸卷给众人一一看过笑呵呵道“一道菜中必须将这四种食材全部用上该如何安排恐怕诸位得花花心思了。”
  众人一片哗然须臾间说甚么的都有乱成了一锅粥。
  周芸儿满心古怪瞅瞅汪展瑞又偏过头来看花小麦皱眉道“师傅这也太刁钻了!那梭子蟹和橙倒还好说可……松菌、鹿肉两样与它们根本不搭嘎如何做得出一道菜”
  花小麦拍拍她的肩“别慌你瞧这会子大伙儿都抠破头皮呢又不是独独咱们摸不着头脑。有甚可担心左右有一上午的时间咱先把东西领了回厨棚里再商量。”
  说罢三人便去长桌旁取了四样食材。又将各色酱料都拿了些许转身回了稻香园的厨棚。
  孟郁槐等人已在棚里候了好一会儿见花小麦他们回来庆有和秀苗便立刻围拢上来叽叽喳喳发问。
  “怎么样”
  等他二人说够了孟郁槐才抬眼望向花小麦“适才我听见隔壁厨棚的人回来好像满嘴里抱怨还骂了娘这头一道题目就很难”
  “没关系大家都一样难。”花小麦混没在意地冲他笑笑。“若是连我都束手无策他们又能想出甚么了不得的法子反正我不信。”
  她平日里性子活跳又喜欢一惊一乍也只有在面对厨艺之事时孟某人方能从她脸上看见这淡定自信的神情。当下便唇角一勾顾忌着旁边有人才忍住了没伸手摸她的头。
  汪展瑞自打回到厨棚便一直坐在椅子里沉思不计庆有同他说什么也不答腔这会子忽地抬起头对花小麦道“倘使你信得过。这头一道菜让我来做如何”
  他那表情分明是已有了计较花小麦自然立刻点头“我若信不过压根儿不会让汪师傅你同来。既这样第一道菜就交给你了正好我给晒得头昏脑涨。劳你费心我先歇歇啦!”
  又回身吩咐周芸儿“你刀功练得刻苦这一向我瞧着似是比我还精细眼下就帮着汪师傅打下手吧。切墩的活儿都交给你——你如今在这行经验还浅此番八珍会我就不让你上灶了你莫在心里骂我才好。”
  “怎么会”周芸儿忙使劲摇头“我能来见见世面心里已经很乐呵了师傅你就算让我上灶我也没那个胆儿啊!你……你放心我肯定帮着汪师傅将菜色置办妥当的。”
  花小麦笑着颔首应下搬张椅子坐在孟郁槐身旁撑着下巴看汪展瑞张罗。
  周芸儿听汪展瑞吩咐先将那松菌和鹿肉都切成薄片浸在熬得热化的鸡油中那一头汪展瑞则将领来的梭子蟹拣四五个大的在盐水中稍煮待得颜色缓缓转红便捞出来取了顶盖将里头的肉、黄尽皆挖出只余个空壳再拿块石板烤热将被油浸透的松菌和鹿肉一片片摆上去烘烤。
  松菌那东西自带一股浓烈的香气在石板上一经烤制香味立刻飘散去各个角落将众人牢牢实实拢在其中。
  而这种煎烤之法恰恰最能突出松菌之鲜花小麦在旁看得连连点头不禁笑问“每道菜可以用一样咱们自带的食材呢汪师傅你的茶叶几时派上用场”
  汪展瑞回头看她一眼“不这一回咱们用蜜。”
  “汪师傅肯定没问题的!”庆有和秀苗紧攥拳头加油鼓劲儿引得汪展瑞微微笑起来。
  “反正……总不至于头一场就给刷下来。”
  ……
  巳时中各食肆的第一道菜陆陆续续送去了池心亭里。
  三十几道菜纵然只尝一口也得费一番功夫。薛老头连吃十几道拨空抬头对旁边人笑言“午间那顿饭可以省了”终究是心中对花小麦有几分看重抬头问道“稻香园的菜送来了吗”
  “在这里。”一人便捧着素瓷盘子走上前。
  黄澄澄的橙皮给切成花形里头搁一只红彤彤的整蟹旁边两片香茅做点缀好看倒是好看的平心而论却无甚出奇之处。
  “这不就是变了个法儿的蟹酿橙”其中一个评判凑过来瞟了一眼“豆腐和松菌莫不是藏在里头”
  薛老头并不答话轻笑将那蟹顶盖掀开。
  蟹壳中是剁成茸浆的鹿肉和松菌表面包裹一层蜜汁已是半凝固了一见天光立时晶莹透亮。
  “怎地连点香味都无”那评判愈加诧异离近点闻了闻。
  话音未落他耳中便听得“喀拉”一声脆裂之响。
  薛老头用一根筷子扎进了茸浆之中表层蜜汁脆裂一股子浓得不可思议的香味生猛杀出直扑到人脸上来。
  “这……”那评判倏然一惊朝后退了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