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味记》 最新章节: 番外四最好的事(04-06)      番外三省城过年(04-06)      番外二父母心(04-06)     

食味记349 话大阵仗

  孟老娘没教花小麦失望耐着性子将雨季熬过去天一放晴便立时迫不及待地出门将孟郁槐要领着她去省城的事唱得满村皆闻。
  当然这话从她嘴里说出便完全成了另外一种味道。
  “我是不想去呀!”孟老娘仿佛很无奈大大咧咧坐在树下与那些个七大姑八大姨念叨“七月里正是日头最猛的时候听说那桐安城比咱火刀村还要热上几分这辰光出门不是找罪受吗咳我这是没办法我家小麦别的不会独是那一手厨艺还过得去这不是吗给人家那甚么八珍会看上了哭着喊着非让她去露一手呢!兴桃如今还未断奶离不了她半步说不得只有我这当婆婆的辛苦一回陪着走一遭罢!”
  话是这么说但内里包含的意思旁人又哪能不明白纷纷顺着她的话啧啧赞叹两声没忘记将孟郁槐和花小麦特地拉出来夸了夸。
  火刀村虽是个小小村落而已算不上富庶却也不是那起穷得衣裳都没得穿的地方村里有不少人家的儿女都在外讨生活对于“去省城”这事并不觉得十分新奇但跟着儿子媳妇一起去可就不一样了。
  “早就说过嚜你家郁槐最是孝顺嘴上不说那好听话其实心里可明白了!你瞧瞧如今村里的后生还有几个肯带着老娘出外去转转的人家一个个儿都嫌麻烦呢!”
  “可不是你家小麦也是个懂事的又能干有这么个儿媳妇你只安心吃香喝辣舒坦过日子就行其余事哪里需要你操半点心就算这回你跟着去省城得帮着照顾兴桃那也是你亲孙子。再累你不也心里乐呵吗”
  孟老娘收获一箩筐夹杂着艳羡的赞叹心满意足回到家中看谁都觉得顺眼就连收拾行装和托人照看家中这种琐碎事。做起来也是劲头十足一高兴又扯着花小麦去一趟城里一家做了两身衣裳说是好歹得打扮体面些以免城里人将他们看做乡巴佬在心底嘲笑。
  忙忙叨叨两个月转瞬而过入了三伏天儿日头愈发猛烈起来。
  八珍会依着往年的规矩。仍然是办在七月初七当日七月初五一大早收拾得妥当花小麦一行人便预备启程前往桐安城。
  按照惯例。主办者那边应是预备下了锅灶各样器具但到底是自家的东西趁手些大多数食肆仍选择将用惯的家什随身带着花小麦自然也不例外因嫌那牛车不大好看便特意雇了三辆马车一辆用来堆放各色物件和汪展瑞的宝贝茶叶。由他自己和庆有两个随行看守其余人则分别上了另外两辆晃晃悠悠地出了村。
  孟老娘已盼了这天许久不必说自是欢天喜地奇的是。就连那才五个月大的兴桃居然也仿佛十分兴头。
  奶娃娃都长得快几乎一天就要变个模样大抵是家中日子宽裕又被照料得经心的缘故。小家伙生得极好不单样貌讨喜胳膊腿儿还有劲儿得很被人抱在怀里不住手舞足蹈待得那马车动起来更是咯笑出声来生将两只黑玛瑙似的大眼睛眯成了一条线。
  花小麦怕他路上受风又恐他太热扯了条小薄被子在四周围虚挡了挡低头瞧着他那圆鼓鼓的小脸儿低低叹了一口气。
  孩子太小出门其实很不稳当亏得那桐安城离火刀村只有一日路程还算不得太远否则她真有些不忍心领着兴桃在外奔波。
  反倒是孟郁槐一路神色淡然见她搂着兴桃不作声心下晓得她多半是心疼孩子便压低了声音劝她“出趟门固然辛苦可他年纪这样小有许多大人在旁照顾着哪里会有不周全之处或许你这么想村里其他孩子似他这般大时都没有出门见世面的机会光是这一点你就该心中高兴了。”
  花小麦也明白多想无益抬头对他笑笑正想说“兴桃这丁点大哪谈得上见甚么世面”马车忽然停了下来有人在车壁上敲了敲。
  她撩开小帘朝外张望却见此时才刚出村尚未曾上官道心下顿时觉得古怪。刚打算开口发问却见孟老娘乐颠颠跳上车将手里一个大食盒“砰”地往小桌上一放源源不断从里头往外掏东西。
  “我带了好些点心够咱们吃一路的了赶紧垫吧点儿且得走一天呐!”
  ……
  一路颠簸傍晚时分马车终于入了桐安城径直行至东安客栈门口。
  早两个月前庆有便来此处定下了三间房这会子也不用人吩咐快手快脚地将家什行李全都搬上楼汪展瑞和孟郁槐两个男人不免也得出把子力气花小麦和孟老娘、周芸儿以及秀苗便抱着兴桃在楼下坐因正是饭点儿就顺便点了菜让厨房快些置办上来。
  大堂里人满为患热闹得紧各种说话声汇集在一处吵得人耳朵发疼。花小麦四下里打量一番便猜着这些人多半也是从外地赶来参加八珍会的不由得暗自咋舌连道此次的阵仗的确不容小觑。
  “这两日娘和芸儿、秀苗挤挤汪师傅和庆有住一间出门在外咱也计较不了那么多都将就些吧。”她凑近了同孟老娘等人嘱咐正说着就听得身畔传来一个带着笑意的声音。
  “小夫人许久不见一向可好这回也是孟镖头与您同来罢”
  她抬起头就见这东安客栈的掌柜正一脸和善地冲她笑。
  “您还记得我”她立时有点诧异眉尾不自觉一扬“我若没记错上回来这客栈投宿还是一年多以前的事了呐。”
  “怎能不记得”那掌柜一拍掌笑哈哈道“一来孟镖头每次来省城都是住在我们这里。见得次数多也就熟了您是他家里人我自然有印象这二来嘛上次您在我们店里住。还帮过我大忙哩我若给忘了岂不成个白眼狼只我也是今日方知原来小夫人您便是那稻香园的东家这一回敢也是冲着那八珍会来的吧”
  花小麦没料想他这样好记性兴致一来也很高兴与他多说两句点头道“正是今年这八珍会如此盛大想必您这客栈。也能赚得盆满钵满。”
  说着便转头看看周围的人细声道“这些……也都是来各酒楼的人”
  那掌柜不假思索地点点头“可不是吗八珍会年年都办似今年这样热闹还真是头一遭我们能跟着沾沾光。心里也乐呵呐!要我说啊多亏您想得周全事先就来我们东安客栈订了房否则光是找住处都够您挠头的!这两天我都见着好几拨了一进门就急吼吼地打听还有没有空房——嗐我们客栈就这么大点地方。如今全住满了我总不能把他们安顿到柴房去再想挣钱也不能办这种事您说是不如今城中各家客栈房子都紧张许多外地客商怕与人打挤都提前离开了!”
  花小麦在心里猜逢过。今年的八珍会的规模与往日肯定不可同日而语却没想到竟能热闹到这地步心中不禁有点犯嘀咕。
  她倒不怕对手多只担心人太过拥挤。便容易生变故可不要闹出甚么纰漏才好。
  “您曾帮我们客栈的大忙这次又来光顾我虽不能做主免了您的房钱却能给您个大折扣。您与孟镖头只管在这儿安心住着有事吩咐一句就成!”
  客栈掌柜寒暄了两句便走开去忙着招呼客人待孟郁槐等人从楼上下来菜也陆陆续续上了桌几人赶了一天的路都有些疲累也不管是咸是甜草草吃过便各自回房歇下不提。
  一夜无话第二日一早用过饭后孟老娘带着兴桃与周芸儿和秀苗两个进城闲逛花小麦则同孟郁槐一起去见了见薛老先生问候之余也算是在他那里应个卯好叫他知道自己已然来了定会在那八珍会上准时出现。
  薛老头是城中极有名的饕客对于今年的八珍会抱足了期待十分兴头地扯着他二人将那八珍会十多年的历史全都翻出来说了一遍又告诉他们今年因为参与酒楼太多这八珍会破天荒地要连办两天直到临近巳时末才有些意犹未尽地放两人离开。
  天气太热花小麦与孟郁槐两个都没心思逛街便回了客栈在房中说话。
  “你可觉得紧张”
  孟郁槐靠在桌边勾唇微笑道“连薛老先生这样参与了多年八珍会的老饕都那样兴奋可见今年的八珍会正经是前所未有的大阵仗。我晓得你对于自个儿的厨艺向来有信心汪师傅也同样是个得力帮手但毕竟是高手如林……”
  “我有什么可紧张”
  花小麦心中当然不可能半点涟漪不起但在孟某人面前她却偏生要摆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得意洋洋道“你也不打听打听论厨艺你媳妇我怕过谁我……”
  话还没说完就听得外头传来敲门声酗计恭恭敬敬地道“孟镖头孟夫人有访客。”
  访客他们在省城认识的人并不多会是谁跑来探望
  花小麦与孟郁槐揣着狐疑出了屋不等下楼遥遥地便看见客栈大门口站着个一身白衣的影子。
  “糟糕糟糕!”那人显然也瞧见了他两个指着花小麦哈哈笑起来“斜刺里杀出个程咬金眼见着今年我又要陪太子读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