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味记》 最新章节: 番外一挑嘴的娃(10-15)      第二百二十九话一语惊醒(10-15)      第一百六十三话刺激(10-15)     

番外一挑嘴的娃

  
  花小麦得承认,自打她踏上“当厨子”这条路,无论是在哪个年代,她都从来没有像如今这般,整个人被深重的挫败感所包围。()
  她花小麦是谁?她可是整个桐安府最年轻而又声名赫赫的女大厨啊,八珍会去了两回,魁首的名头手到擒来,她的稻香园,更是饱受赞誉,每出一道新菜,便会引起潮水般的议论,就连那平日她不怎么上心的酱园子,也是人人说起都要竖大拇指。她这一身本领,怎地偏生就是对付不了一个孝子?
  坐在饭桌边,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兴桃自打两岁起,便开始上桌和大人们一块儿吃饭了,也是自那时开始,花小麦和孟郁槐便发现,这孩子实在挑嘴得厉害。
  鱼肉不吃,因为刺多会卡喉咙;青菜豆腐没滋味,看都不要看一眼;家里日子宽裕,饭桌上时常有些本地难见的山珍海味,然而于兴桃而言,那些个好东西竟仿佛是毒药,只要往他面前一摆,小家伙轻则调头就走,重则打干哕哭闹不休,孟老娘心疼大孙子,每每这时便跳出来回护,满口称“不吃便不吃罢”,可兴桃正长身体,长此以往,营养怎能跟得上?
  别的都不说罢,单单是每日里那顿早饭,就要将花小麦折腾出一身汗来。
  软嫩爽滑的蛋羹,掺了剁成茸的虾仁和猪肉,特地用炖足两个时辰的鸡汤来蒸,出锅前再滴上两滴芝麻油,撒一簇葱花,黄绿相间煞是好看。
  这蛋羹是柚子的最爱,压根儿不用人催,胖乎乎的小手捧着碗,捏起小勺大口大口往嘴里塞,希哩呼噜吃了个干净,还不忘给花小麦展示一下碗底。意犹未尽伸出小舌头舔嘴唇,甜甜地撒娇:“娘,我可不可以还要一碗?”
  橙子自小便文静些,却也斯文秀气地吃完了自己的那一份。偏过头去由着秦大嫂给她擦嘴,害羞抿唇一笑,点点头:“好吃。”
  唯独兴桃,自打上了桌,便一直抱着胳膊不肯动换,任凭孟老娘在旁说破了嘴皮,也半点不动心,只咬定三个字“我不要”。
  其实说起来,家里的这三个孩子都算是省心的。
  柚子活泼可爱,橙子恬静温柔。兴桃因为是男孩子,多少淘气了些,时不时地要闯些婿事,却也很听得进去劝,不是那起任性妄为的熊孩子。
  只是这“挑嘴”的毛病。却要如何才改得了?
  花小麦不愿将兴桃逼得太紧,以免激起他逆反心理,往后更不肯好好吃饭,然而在孟郁槐面前,却是少不得要担忧抱怨一番。
  “孟镖头,你倒是给想个办法呀,究竟如何是好?”
  深夜。孩子们都各自去睡了,孟老娘也早早歇下,偌大的后院中,唯有他夫妻两个的房中还亮着灯。
  地上的火盆炭很足,轰轰地冒着热气,花小麦只着里衣。散着发倚在孟郁槐怀里,手指头有一下没一下地去抠他衣裳前襟,无限苦恼地小声嘟囔。
  孟郁槐单臂揽实了她,面上带一点满足的笑,垂头去看她的脸。
  这二年。她是真的长了些肉,不似从前那般瘦得只剩一把骨头,瞧着骨肉匀亭,手感亦好了许多。
  她已是三个孩子的娘,却到底只得二十三四岁,面容添了几许清淡的风韵他这媳妇,初见时看起来不过就是那样,现下却当真是越来越好看了。
  花小麦等了好一会儿不见他答话,一抬头就见他目光落在自己敞开的领口,登时便一掌拍了过去。
  “我在跟你说正事啊,你心思又歪去哪里了?”
  她懊恼得直想扶额。
  是谁告诉她,孟郁槐是天下第一号正经人来着?若不是嫌不便当,她真想请大家伙儿来家里围观一下,这位孟镖头回了房究竟是何面目
  孟郁槐没躲,结结实实挨了她这一下,只觉得像是小猫在给自己抓痒,低低笑道:“兴桃最怕你,连你都无计可施,我能怎么办?”
  “你这是在推卸责任了?儿子不是你的?”
  花小麦呼地坐起身,板起面孔瞪视他:“孟镖头,我请你认真一点好吗?你也不去看看你儿子那身子板,光长个儿不长肉,哪里像核桃,压根儿就是颗豆芽菜柚子和橙子都胖乎乎圆滚滚,瞧着便讨喜,他却是这样,给外人看见了,还以为是咱们偏疼两个小的呢”
  孟郁槐实在很想说:兴桃之所以长得瘦,十有是随了你,然而这话若真个出了口,他媳妇非炸毛不可。于是,他也只得将到了嘴边的字句又吞回去,转而道:“其实说白了,还是没饿着他。你最爱下厨,一得闲便在家里张罗各样吃食,各色点心糕饼家里就没断过,他只要想吃,随时伸手就能够得着,自然不肯正经吃饭。”
  “怪我咯?”
  花小麦翻个白眼给他,又长叹一口气:“你是没看见,今天中午,就为了让他吃下半碗饭,娘追在他屁股后头足足跑了半个时辰他都快六岁了,谁家孩子六岁吃饭还靠喂?……这话我又不能当着娘的面说,否则,她非跟我跳脚不可,真愁死我了……”
  “我倒有个法子,只不知你肯不肯。”
  孟郁槐思索一阵,一个没忍住,伸手摸了摸她软嫩嫩的脸:“让兴桃随我去镖局呆上几天,每日里随韩虎他们操练。镖局里没有各样小食,不到饭点,决计没旁的东西可吃。练武这事最耗体力,只消一个上午,包管他饿得前心贴后背,如此几日,定然能将他这毛病给扳过来。”
  花小麦略有匈疑,抬头睨他一眼:“这……也不失为一个法子,可是孟镖头,我怎么觉得你仿佛是想培养你儿子,来日接你的班?”
  孟郁槐凑上前碰了碰她的嘴唇,哑声道:“咱俩不是早就商量过吗?家里不愁吃穿,便用不着强迫孩子做他不喜欢的事,莫不是你还信不过我?兴桃到底是男孩儿,我也不图他真能练成甚么名堂。但强身健体,总是没坏处的。”
  ……
  于是,隔日清晨饭桌上,孟郁槐便宣布了一个让孩子们欢呼雀跃的消息。
  “再过几日便是除夕。昨晚同你们的娘商量过,今年,咱们一块儿去省城过年。”
  稻香园和珍味园在桐安城里开了分铺,花小麦时不时便要去走动一遭,孟郁槐为了镖局里的事务,也常常得在省城和火刀村之间来回,总住客栈不是个事儿,所以,一年前,一家人便在桐安城的杏树胡同置下了一处房产。
  夏日里省城比村间更热。没人愿意去受炙烤,倒是冬天,在城中小住一阵能称得上惬意。
  三个孩子自小在火刀村长大,甚少进城,听了这话都很兴奋。尤其是小柚子,居然跳下椅子围着饭桌绕了三个来回,猴到孟郁槐身上便不撒手,搂住他脖子连声道“爹爹最好”。
  孟郁槐被小闺女如此亲昵对待,一颗心软得如面团儿一般,搂着她说笑两句,话锋便是一转。
  “不过。在这之前,兴桃得跟爹去镖局里住三天。省城比不得咱们村里人少,大过年的,街上哪哪儿都挤得厉害,倘或咱们全家要出去逛,爹要照顾奶奶和娘。两个妹妹,就得靠你保护,所以,你得先去跟着你虎叔叔好生练练身体,你可愿意?”
  兴桃未满六岁。脑袋就灵光得很,这会子虽是被“去省城玩”的念头占了上风,却仍旧不好糊弄,低头思索一阵,盯着孟郁槐的脸道:“爹爹常说,练武不是一两天就能成事的,需得长年累月不懈怠。只是去镖局住三天而已,我能练出甚么名堂?”
  若不是被花小麦盯着,孟郁槐几乎要笑出声,这会子却不得不死死憋住,正色道:“我自然不指望你三日便学成,只不过是想趁着这一向镖局还没放假,让你虎叔叔教你一套简单的拳法罢了,然后你才能自己持之以恒地练习。爹平日镖局事忙,只怕抽不出空,怎么,让虎叔叔教你,你不愿意?”
  兴桃心下总觉有些蹊跷,只是到底年纪小,未能想得通透,又满心里盼着去省城,犹豫再三,终于是点了头。
  孟郁槐目的达到,也不逼他乖乖吃完早饭,草草喝下碗里的粥,便立刻领着他离了家。
  临近过年,镖局里其实已无事可忙,众人正闲得慌,冷不丁瞧见兴桃来了,便呼啦一声都围了上来。
  韩虎被孟郁槐叫去专门吩咐了一番,一整个上午,便果真半点不肯懈怠,领着兴桃在前院练拳,其余人则在一旁一叠声地叫好。
  兴桃平日里在家只偶尔随文华仁认两个字,大多数时间都用来玩,何曾见过这种阵仗?只一个时辰,就已气喘吁吁,坐在地下动弹不得,使劲冲韩虎摆手。
  “我娘说了,凡事要循序渐进,不可指望一口吃成个胖子。虎叔,我是孝子,现在我累了,要歇歇。”
  韩虎哪里肯依,叉腰站在他面前,板着面孔道:“那怎么行?习武这种事贵在坚持,才一个时辰你就受不了,得练到哪一年去?兴桃,你莫不是连这点毅力都没有?”
  兴桃抬头朝孟郁槐所在的前厅张望一眼,琢磨半晌,猛地跳起身来。
  “虎叔,你和我爹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ps:
  感谢晚照清空、瑾宝。、may903932、地狱先生、风晨日夕、半笙歌几位同学打赏的平安符,感谢狐天八月好基友打赏的桃花扇,感谢饭饭饭团子打赏的香囊,感谢、秋莲19198571、银甲古国、秋香馨雨、helba、爱犬叫旺财几位同学的粉红票~~